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为增进人们对艾滋病的认识,世界卫生组织于1988年将每年的12月1日定为世界艾滋病日,号召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在这一天举办相关活动,宣传和普及预防艾滋病的知识。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宣传主题为“携手防疫抗艾,共担健康责任”。

 
从1981年美国报道了第一例确诊的艾滋病(AIDS)病例至今,短短三十多年的时间,艾滋病已在全球造成了近3300万人的死亡,据世卫组织统计,到2019年底,全球估计有38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
 
而且,艾滋病仍是我国死亡人数最多的传染病。在疾病预防控制局发布的2019年全国法定传染病报告发病死亡统计表中,艾滋病死亡人数为20999人,约占全部传染病死亡人数的83%。知艾防艾,仍然任重道远。
 

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被妖魔化的“零号病人”

 

在传染病的词典里,人们往往喜欢用“零号病人”这个词汇来代表传染病暴发的起始病例,从而转移注意力、推卸责任,并发泄怒火、给予各种道德谴责。这种将流行病简单归为个例的行为,曾在新冠肺炎全球蔓延的时候被一些媒体反复提及,而在艾滋病的历史上,同样有一个被妖魔化的“零号病人”。
 
20世纪80年代,美国CDC在研究洛杉矶和纽约等地二十多名艾滋病患者的性生活史时,发现他们的性伴侣有交叉,并都追溯到一名患者身上,这名患者名为盖坦·杜加斯(Gaëtan Dugas),他是一名法裔加拿大籍的空乘人员。
 

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盖尔坦·杜加/图源:参考文献[2])


在最初的时候,
CDC并没有称呼盖坦·杜加斯为“零号病人”,而是将他标注为“患者O”
,意为这个病例的地理位置在加利福尼亚之外(Out-of-California)。真正将他定性为“零号病人”的并非医学界,而是美国记者兰迪·希尔茨(Randy Shilts)。
 
他在其作品《世纪的哭泣》(And the Band Played On,1987)中,记录了艾滋病暴发之初的情况,内容穿插描述了纽约和旧金山同性恋群体中艾滋病的传播情况。正是在该书中,希尔茨将“O”改成“0”,称呼杜加斯为“零号病人”。
 
在希尔茨笔下,盖坦·杜加斯随意甚至恶意地与伴侣发生性关系,全然不顾他们的健康,即使在医生劝阻后也毫不收敛。希尔茨将杜加斯描述为一个“说话带着法国口音的帅气金发”男子,会“在和你发生性关系后,打开房间里的灯,指着他的卡波齐氏肉瘤说:‘我得了同性恋癌,马上就要死了,你也是一样’。”
 
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世纪的哭泣》图书/图源网络,侵删)


但《世纪的哭泣》一书带有作者的主观色彩,自此之后的几十年里,杜加斯就一直带着“零号病人”的标签为人们所熟知,并被媒体指责为开启美国艾滋病疫情的罪魁祸首,1984年杜加斯死于因艾滋病毒引起的肾功能衰竭。
 
然而,此后多项研究和报道证实,盖坦·杜加斯并非北美艾滋病的源头,只是上世纪70年代数千名北美艾滋病患者中的一位受害者。
 
目前最新的研究认为,艾滋病毒(HIV)是动物源性病毒,是由猿类动物免疫缺陷病毒(simian immunodefi—eiency virus,SlV)跨种传播给人类并进化演变而来的。总体上HIV可以分为HIV-1和HIV-2两型,HIV-1型是世界上主要的流行型,与黑猩猩的免疫缺陷病毒 (SIVcpz) 在基因构成方面非常接近;HIV-2主要集中在西非,与乌色白眉猴的免疫缺陷病毒 (SIVsm) 非常接近。
 

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HIV-1和HIV-2的分型及其不同的亚型 /图源:参考文献[1])


在HIV的起源理论中,“猎人”理论是最受学者广泛接受的理论。在非洲, 猎人捕杀黑猩猩作为食物, 在这种情况下, 当一些感染了SIVcpz的黑猩猩被宰杀时, 血液中的SIVcpz可能通过猎人破损的伤口进入体内, 从而使他们感染SIVcpz,经过一代代的变异,最终形成了不同的HIV病毒株。
 
“零号病人”的出现,只是因为在面对未知的瘟疫时,人们会本能地寻求简单的解释,特别是当这个“零号病人”自身品格有缺陷,他既没有自控能力也没有主动避免传播疾病的道德意识时,这种解释就变得更为合理。
 
正因如此,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同性恋群体就成了艾滋病的替罪羊,媒体最初的报道,将其称呼为“男同性恋相关免疫缺陷”甚至“同性恋癌”,艾滋病患者也被打上了滥交、异端、肮脏、低俗等标签,而这些歧视至今难以消除。
 

正视及预防艾滋病

艾滋病目前仍然没有疫苗和可以治愈的针对性药物,因此,相较于恐惧和歧视艾滋,正确认识及预防更为重要。
 
艾滋病毒(HIV)是一种RNA病毒,它的逆转录酶缺乏校正能力, 使得在一个复制循环中, 每个碱基的突变率可达到3.4×
10
-5
,此外,它还存在广泛的基因重组。


HIV的目标是免疫系统的细胞,即所谓CD4细胞,这些细胞帮助身体对感染做出反应。艾滋病毒在CD4细胞中复制并进而破坏该细胞。如果不进行药物治疗,免疫系统将会逐渐衰弱到不能再抵抗感染和疾病的程度。
 
艾滋病毒的传播途径只有三种:血液(包括血制品)、性传播和母婴传播。
与感染者的血液、乳汁、精液、阴道分泌物等体液发生交换就可传播艾滋病毒,艾滋病毒也可以在怀孕和分娩期间从母亲传给孩子。


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图源:CDC) 



而亲吻、拥抱、握手或共用个人物品、食物或水等一般日常接触不会感染艾滋病毒。艾滋病不会经马桶圈、电话机、餐饮具、卧具、游泳池或浴池等公共设施传播,咳嗽和打喷嚏不传播艾滋病,蚊虫叮咬也不会感染艾滋病。
 
艾滋病毒感染症状视感染阶段而异,在最初感染的前几周,人们可能毫无症状,或出现发热、头痛、皮疹或咽痛等流感样疾病症状。
 
随着病毒感染逐渐削弱人体免疫系统,人们可能会出现其它症状和体征,如淋巴结肿大、体重减轻、发热、腹泻和咳嗽等。若不加治疗,也可能会发生结核病、隐球菌脑膜炎、严重细菌感染和癌症(如淋巴瘤和卡波齐氏肉瘤)等严重疾病。
 
如果出现过高危行为,比如和艾滋病毒携带者有过血液或性接触,建议及时去医院就诊,最好在暴露于艾滋病毒后72小时内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以防感染。暴露后预防包括咨询、急救护理和艾滋病毒检测,并施以28天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疗程以及后续护理。
 

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艾滋病毒检测/图源:WHO)


国务院《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国家对个人接受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的信息保密。各地疾控中心自愿咨询检测门诊(VCT)提供艾滋病免费咨询和检测服务;各地县级以上医院、妇幼保健机构和部分基层医疗机构(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也提供检测服务。个人还可以购买自我检测试剂进行检测,如果检测阳性,要及时到医疗机构、疾控中心确诊。
 
即使目前没有治愈艾滋病的方法,但已有的抗病毒药物和治疗方法可以有效抑制病毒复制,正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且病毒得到抑制的艾滋病毒携带者也不会将艾滋病毒传给其性伴。因此,尽早获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和促进不间断治疗,对改善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健康,以及预防艾滋病毒传播都至关重要。
 

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图源:123RF)


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被恐惧包围的艾滋病毒,被污名化的“零号病人”

 
 
 

编辑:春雨医生

参考文献:

[1]王增强,邱茂峰,蒋岩.追溯艾滋病病毒起源[J].中国热带医学,2010,10(07):903-905.

[2]乔琦,蕾拉·梅.“零号病人”的诱人谎言[J].世界科学,2020(03):52-53.
[3]李敬云.HIV的起源与SIV的跨种传播[J].军事医学科学院院刊,2009,33(6):501-504. DOI:10.3969/j.issn.1674-9960.2009.06.001.
[4]Stebbing J, Moyle G.The clades of HIV:their origins and clinical significance[J].AIDS Rev, 2003, 5 (4) :205~213.
[5]Huet T, Cheynier R, Meyerhans A, et al.Genetic organization of a chimpanzee lentivirus related to HIV-1[J].Nature, 1990, 345 (6273) :356~359.
[6]Hirsch VM, Olmsted RA, Murphey-Corb M, et al.An African primate lentivirus (SIVsm) closely related to HIV-2[J].Nature, 1989, 339 (6223) :389~392.
[7]WHO,艾滋病毒/艾滋病,2020-07-06,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iv-aids
 

版权声明: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reading@chunyu.me

文章归发布者所有。发布者:爱到深处,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nyitu.com

如该内容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

微信公众号